Monday, December 26, 2011

街友

(English readers, you may be interested in my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is post.)

記得1998年從美國西岸加州到美國東岸費城讀書時,第一次見到眾多的遊民,大為震憾。美國這個國家,有人富有到坐擁山頭,有人窮到得從垃圾筒翻出別人吃剩的便當出來填肚子;有人每天下午到海灘看沙鷗喝啤酒,有人每天晚上得縮在高樓旁的暖氣通風口取暖度冬夜。

那時候我很幸運,獎學金夠我過日子,也夠幫一兩位社區內的街友多買個便當。日子久了,和他們聊起來,才知道他們幫國家打仗受傷,戰後政府沒有好好照顧他們,他們寶貴的年輕時間都在戰場上耗掉了,退伍後年紀大要再回學校已是很困難。付擔不起房租,所以居無定所;想要好好老實找份工作,大部份的業主看到他們沒有個固定的住址,都不願意給他們機會。收容所的環境很不好,通風不良,傳染病問題嚴重,生了病很難好,再加上收容所的工作人員對待這些遊民的人態度極度不佳,讓他們寧可餐風露宿,也不願自尊被人踐踏。

從他們身上,我看到自己當時的盲點。說他們懶惰不願意工作,或是不求上進,或是不願接受政府幫助,和「何不食肉糜」沒什麼兩樣。我們不是皇帝,既不高也不遠,所以其實要了解實相並不困難。尤其最近景氣不好,失業人口增加,房價又居高,會有人因長期沒收入,付擔不起房租,最後落到沒地方住的情形, 一點都不難想像。

十多年前南韓金融風暴讓很多家庭選擇自殺,我們有能力理解,並且為他們難過。現在我們自己的人民流難失所,為什麼反而落井下石,污辱他們的人格呢?

當年在費城,受到無業遊民問題衝擊的不只我一個人。那裡的學生組了社團,辦活動來幫助更多人了解問題真正所在。社團名字叫 Students Against Homelessness (青年學子一起來掃除無家問題)。但如果我們不小心,會變成對人不對事,變成 Against Homeless (掃除無家遊民)。

遊民是社會的結構問題。我個人幫他們多買個便當,治標不治本。這次向遊民噴水事件,逼我重新審視我的價值觀與社會責任。

本治不了,標是不是就算了?

如果我知道自己不願意長期照顧非親非故的鰥寡孤獨,是不是就乾脆連一餐也不用幫了?我試著自問,既然我最後反正要死,我的生命是不是就沒什麼意義?我給自己的答案是,我生命的意義在過程,而不在終點。如果我給自己的答案是這樣,那麼,幫街友弄得一餐,那麼讓這一餐供給他生命所需的營養與能量,來提高他那一小段生命中獲得意義的可能性,不值得做嗎?

遊民的問題是誰的責任?

社會的制度規章,讓特定時空的某些人日子容易過些,某些人日子難過些。比方說,我們的社會,讓學歷高的人,在經濟上的機會比較多;學藝術人文的人,平均收入就較學醫法商工的少。說穿了,我不過剛好是種種客觀條件下的既得利益或是因利折腰者。那些「不剛好」的人,難道真的活該?

當我享用大量社會資源時,有沒有直接或間接減少其他人的機會?比方說,如果我因為個人才智,在職場上發揮所長,一人抵兩人用,讓業主高薪雇用,是不是在享受高薪時也佔據了他人就業的機會?

我並不偉大無私,如果真有高薪工作讓我來做,我當然積極爭取。但我得提醒自己,所謂的「爭取」,就表示有他人共爭而取不到。 我所獲得的福利,是建築在某些人的痛苦上的。有了這樣的認知,我就得很小心,不要讓自己在幫助遊民時以為自己在施捨,起了驕心。

遊民的問題,是時代和社會共業,每個人都脫不了關係。非聖非賢的我們,如果僅能幫一小丁點,那麼至少應試著不要污辱他們。

1 comment:

  1. The second green slot brings them to at least of} one|to 1} in 38 on each single quantity wager. The purpose why want to} solely play the European roulette video games is in the roulette wheel. Focus on the fun, play these free roulette video games if you want like|if you'd 메리트카지노 like}, and use my tested roulette technique tips to have more fun from your roulette video games. You won't find better sites to play roulette video games on-line than these ones. Whatever betting technique, and cash management technique, you select, all of them suffer from the same destiny. Assuming that every quantity on the wheel has the identical probability of being chosen – which means the wheel is not biased – the maths means the casino will all the time win.

    ReplyDelete